不良爆表、拨备告急、资本充足率降至负数:农


更新时间: 2018-12-07

同样在贵州,联合资信对于贵阳乌当农商行的评级呈文再次刷新了下限。

综合中诚信国际、东方金诚、上海新世纪等多家评级机构的报告来看,今年已至少有14家农商行因不良袒露、资产品德恶化、波及监管红线而遭主体信用等级或评级展望下调。

今年6月29日,中诚信一纸对贵阳农商行的主体信誉评级下调的讲演,将农商行高位运行的不良危险撕开了一个口子。

报告显示:2015年,贵阳农商行不良贷款率为2.93%,2016年升至4.13%,而截止2017年底,其不良突然飙升至19.54%,拨备覆盖率降至34.15%,资本充足率仅为0.91%。

挑战监管红线

从区域分布来看,不良危险裸露集中在环渤海湾(山东)、东北(吉林)、中西部(河南、安徽、江西)等地区,而不良率排名第一的是位于贵州省内的农商行。

其中,贵阳农商行截止2017年底,不良飙升至19.54%,拨备笼罩率降至34.15%,资本充足率仅为0.91%;贵州乌当农商行截止2017年末的资本充分率仅为0.07 %;一级资本充足率跟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跌倒了负数期间,均为-3.12%;不良贷款率达14.96%;拨备覆盖率仅为26.62%,重大偏离公平范围。

之所以浮现如此巨变,其起因在于贵阳农商行在2017年将大部分逾期90天以上的贷款纳入不良贷款打算,导致年末不良激增。

根据银保监会统计数据显示:自2015年以来,农商行不良率始终处于连续回升状态,直到今年3季度才稍微显现出刹车的苗头;在所有类型的银行主体中,农商行的不良率也是遥遥当先。

前段时间,郴州农商行一场“引人凝视”的清收风暴再次引起人们对农商行生存现状的关注。

标签 农商行 资本充足率 贷款 拨备 负数

按照监管恳求,农商行的资本充足率不得低于10.5%,不良贷款率则不应高于5%,拨备覆盖率最低请求为120%。